巴比特独家丨走近低调的传奇,看真实的Gavin Wood如何“口无遮拦” - 区块网
欢迎光临区块网

巴比特独家丨走近低调的传奇,看真实的Gavin Wood如何“口无遮拦”

他是著名桌游Milton Keynes 的设计者,却也忍不住夸赞“中国的桌游真好玩”。他擅长英语、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逻辑语,曾15分钟写出一条区块链,但也是个容易在上海迷路的“路痴”。他是以太坊联合创始人、以太坊客户端Parity创始人、Polkadot创始人、Web3基金会的发起者,也是个喜欢滑雪、网球、游泳、美食的普通人。上周,巴比特对Gavin Wood博士进行了独家专访,近距离接触了这位区块链世界的传奇人物。

巴比特独家丨走近低调的传奇,看真实的Gavin Wood如何“口无遮拦”

Gavin Wood博士在采访中表示,代码对他来说一种激情,是一种艺术形式,编程者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群非常幸运且技艺高超的工匠。区块链行业在内部越来越具有对抗性,Polkadot在某种程度上至少可以作为对抗这种对抗性的一种手段,成为区块链这个动荡不安的世界中的一个安全港。而且,不仅是公链,许可链也会通过Polkadot连接起来。

同时,他是PoS的坚定支持者,甚至“口出狂言”:“PoW is shit. PoW is Proof of Waste”。但如果有更先进的共识机制,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把PoS替换掉。同样的,对于Cosmos采用的双代币经济模型,他表示,如果事实证明这种模型真的效果很好,他会考虑将Polkadot的经济模型升级。而且,他对Polkadot的技术水平非常自信,认为Polkadot会在任何其他项目到达同等的技术水平之前早早到达它想要到达的目的地。

面对大家非常关心的主网上线问题,Gavin Wood向巴比特透露,现在的目标仍是在今年年底前推出。团队希望在今年7月接近完成功能完整性,然后进行全面的审计,在第三方审计专家认为可以发布后,才会正式发布Polkadot主网在主网发布前3个月,Polkadot将会进行第二次ICO,发售剩余的20%代币,具体的形式还在研究考虑中,不过IEO也存在一定可能。

以下是访谈实录:

巴比特:您在区块链行业是一个传奇人物,却总是很低调,那么您在日常生活中是怎样一个人呢?

Gavin Wood:好吧,我觉得你必须时刻跟着我才能真正知道我是怎样一个人。但我在生活中其实很平常。我喜欢我的工作,喜欢有一些社交活动。我喜欢美食,喜欢偶尔和朋友一起喝点啤酒。喜欢单板滑雪,喜欢跑步,还喜欢游泳和打网球。当然,我也喜欢旅游,很高兴来到上海,四处走走,看看上海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补充一下,我还喜欢桌游。

巴比特:您是一位很资深的程序员,那么您认为,代码对于您来说意味着什么?是一种工作,一种爱好,还是有某些特殊的意义?

Gavin Wood:代码是一种激情,一种艺术形式。我们现在所处这个数字技术时代与欧洲的启蒙时代(实际应指文艺复兴)相似,当时莱昂纳多达芬奇这样的人会发现或重新发现很多东西,比如设计和哲学。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是幸运的,能够在日常工作中取得突破。我们能够感觉到我们的工作在某种意义上是创新的。我们正在构建新事物,我们正在发现新事物。我们每天在为尚未解决的问题创造一些新的、令人惊叹的、优雅的解决方案。我会说我们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群非常幸运且技艺高超的工匠。是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幸运的时代。

巴比特:在日常工作中,您还会负责写代码吗?还是说对外宣发,管理之类的工作更多一点?

Gavin Wood:是的,我还是会继续写代码。如果你有兴趣了解我正在编码的内容,你可以查看我的个人资料并获得相关的链接。但我倾向于专注运行时客户端代码的相关内容。我需要关注治理、金库(Treasury)、staking模块、余额模块以及其他几种实用程序代码。但是,我倾向于不参与共识部分,它非常复杂,我很乐意让其他一些团队成员,尤其是Robert处理那部分内容。

我也会负责项目的整体情况。我会提出问题,至少将大问题提交到问题跟踪器中。我负责确保发布按时进行,并确保进入项目的人员着手完成需要优先完成的工作。不过,我在一线的写代码工作上仍然非常活跃。

巴比特:Polkadot是一个跨链项目,就是将不同的区块链项目连接起来,您为什么会决定创建这样一个项目?Polkadot的愿景是什么?

Gavin Wood:我创建这个项目是为了尝试进一步为区块链领域的技术做出贡献。对我而言,我做项目一直是为了技术,市场则次要一些。我的项目就是为了推动技术的进一步的发展,或者说进步。

一开始的愿景实际上只是尝试找到一种更有趣的做事方式,或者只是为了探索和实验而去寻找一些不同的做事方式。但是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行业的发展,我们会发现区块链行业在内部越来越具有对抗性(antagonism)。我认为Polkadot在某种程度上至少可以作为对抗这种对抗性的一种手段,成为区块链这个动荡不安的世界中的一个安全港。

巴比特:Polkadot要连通很多区块链,但是区块链项目是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您会担心地缘政治问题吗?

Gavin Wood:不担心。我认为在区块链行业中,不同的项目将凭借各自的优势展开竞争。因此,尽管各个项目团队位于不同国家,也不会有什么地缘政治问题。现在已有证据表明地缘政治对于现有项目(以太坊和比特币)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尽管它们已经开始在不同的国家在不同的时间点创建,但它们仍然是非常全球化的概念,并且在每个主要的大陆都有自己的追随者。

因此,我没有看到Polkadot社区存在这方面的问题。我认为对于Polkadot而言,一个有趣的事情将会是,如果两个项目成为Polkadot社区内的竞争项目,它们将如何处理它们的分歧,是否会发生冲突以及这些冲突在一个生态系统中可能如何发展变化。但我认为,如果我们看看现有的生态系统,至少以太坊和比特币这样的生态系统已经成功承载了竞争性的项目并继续保持良好的状态。例如,在以太坊中,Gnosis和Augur两个项目都试图解决同样的问题。它们已经在以太坊上共存了一段时间了,我们还没有看到以太坊生态系统因为它们出现了什么问题。

巴比特:未来,许可链也可能通过Polkadot连通起来吗?

Gavin Wood:是的,有可能。我认为许可链连接到Polkadot上不存在什么问题。同样,我认为将那些需要许可的智能合约部署在以太坊上也是不成问题的。只要知道平台本身是有用的,许可不许可基本上没什么关系。所以,我非常乐意看到许可链会部署、连通到Polkadot上。

巴比特:现在越来越多的项目正在转向或者使用PoS共识机制,您对PoS和PoW这两种共识机制有什么看法?

Gavin Wood:我觉得PoW很糟糕(PoW is shit)。工作量证明并不是真正的工作量证明。正在做的不是工作量,正在做的是浪费。所以PoW中的“W”真正代表的是Waste(浪费),它是Proof of Waste。我认为PoW实际上是一种化石燃料共识

PoW是第一个出现的共识机制,因为它是最容易理解的,最容易编码的。就形式逻辑而言,PoW的共识算法大概就三到四行长。非常非常小。如果你看一下PoS,那就非常可怕了。工作量非常大。PoS背后的数学,背后的逻辑极难理解,也很难提高正确性。

这就是为什么比特币不是PoS。 中本聪在编写比特币时,并不想涉及PBFT的细节,也不想去试图证明bonding的持续时间是否足够。这太费劲了。但尽管如此,这就是事情发展的必然过程。就像电力的早期发明者没有尝试发明太阳能技术或地热能源。但随着时间的发展,事情总会发展到这个阶段。我们继续燃烧区块链煤炭(指代PoW)的时间也就是这么长了(因为现在有了更先进的PoS来替代PoW,是时候替换了)。不过,如果有更先进的共识机制,我肯定会把PoS替换掉。

巴比特:作为Polkadot的直接竞争对手,Cosmos在上个月发布了主网,而你们还没有具体的时间表,您会感到有压力吗?

Gavin Wood:我认为Cosmos是否是Polkadot的直接竞争对手还有待争论。不过,我认为这两个项目是为了解决不同的问题,Cosmos有非常不同的技术方向。我主要将Cosmos看成是Tendermint的一种侧链。我认为基本上Parity Bridge和Parity 以太坊PoA链可以或多或少解决相同的问题。xdai是一条单独的区块链,通过某些权限桥接到以太坊,以便它可以共享稳定币DAI。它或多或少是Cosmos的一个竞争项目。

Cosmos不是具有共享安全性的异构多链技术。当然你也知道人们喜欢谈论Cosmos是如何与众不同的,而且以太坊是怎么的不同。但我很确信Polkadot会在任何其他项目到达同等的技术水平之前早早到达它想要到达的目的地。

巴比特:一些人认为,开发者能够在Cosmos上获得更大的自由度,因为他们能够在自己的侧链上创建自己的代币,设置自己的验证节点。因此他们认为,Cosmos更像安卓系统,Polkadot更像iOS。您对这种说法怎么看?

Gavin Wood:对于Polkadot,完全可以在平行链(parachain)上创建自己的代币。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说,它赋予了人们自由去为自己真正想要的代币创造经济学,而不是被迫进入特定的通货膨胀模型以负担自己的安全。至少某些项目可能希望拥有自己共识机制的独立性,但Cosmos的共识机制将永远是Tendermint。Polkadot则不会, Polkadot可以提供Bridge技术,以便允许这些项目保持其共识机制,保持其通胀代币,负担自己的网络安全,但仍然能够连接到Polkadot社区。我不认为项目希望负担自己的网络安全是一件坏事,但我认为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不必要的。但如果一定要这样的话,那么Polkadot拥有适合的产品。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我认为实际上项目更好的选择是参与Polkadot提供的共享安全模型。

巴比特:Cosmos采用了双代币的经济模型,其中ATOM是原生的权益抵押代币,Photon是费用代币。但是在Polkadot中,我们只有一个代币DOT。您如何看待多代币的经济模型?

Gavin Wood:我对单代币的经济模型很满意。我的意思是,最终,无论是否有多个代币,它们总归要有一个价格,你可以根据价格来换取代币。而这通常会假设代币市场是一个流动的市场。然后基本上这两个代币之间不应该产生任何摩擦(两者自由兑换实际上就相当于只有一种代币)。我不认为我们非常需要有不同的代币,比如说费用代币。但是,如果事实证明我们的确需要一个二级市场流动的费用支付代币,效果也更好,那么我非常乐意在未来将Polkadot升级到这种模式。

巴比特:社区对Polkadot主网的上线期待已久,据说主网将在今年年底发布,那么目前你们工作的重点是什么?您能透露下主网到底什么时候上线吗?

Gavin Wood:我们的目标仍然是在今年年底前推出。目前,我们专注于将最后的修改纳入共识机制。所以我们正在实施Babe协议,它将与Grandpa协议一起实施。协议的这一部分专门用于提供区块而不是最终确定(finalize)。这些工作完成后,我们还有关于网络优化的很多其他事情要做。我们需要添加一个或两个附加功能,完成关于安全性和审计的大量工作。所以这基本上就是我们今年接下来的时间要做的事情。

我们希望在夏天,可能是7月的某个时候接近完成功能的完整性。审计工作已经开始。我们已经有团队在检查现有的Polkadot代码库。基本上,根据审计的情况,它可能从7月持续到8月、9月和10月。这些审计的进展情况将准确地决定我们何时进行主网发布。我们一直抱着安全第一的态度。在获得第三方专家的发布建议之前,我们不会发布任何东西。我们需要确信至少在最初的几个月内不会受到大量的网络攻击。

巴比特:Polkadot今年会进行第二次ICO,您能透露下这次ICO的相关信息吗?您会考虑通过IEO发售代币吗?

Gavin Wood:我没法说太多,因为目前团队还没有做出任何决定。我们致力于在网络全面发布之前发售最后20%的代币。我们目前的想法是先进行一次私人销售,售出这百分之二十的百分之几,然后相关法律机构都认可后,那么我们将尝试进行公开销售。我们的目标是在主网发布之前的三个月左右时间发售。因此,如果我们假设11月中旬推出主网,那么我们可以预期在10月、9月和8月中旬进行代币发售。

但就像我说的那样,目前还没有做出任何决定,因为为了进行ICO需要完成大量的工作。当然,现在有IEO平台。因此,我们需要研究这些平台,看看它们之间的差异。 IEO当然是一种潜在的发售途径,但目前尚不清楚它们是否必然满足我们的需求,或者它们是否是最佳的平台。我想说可能不太可能,但是,我们还没有完成我们的研究工作,所以最后才会做出决定。当有决定时,我们会发出公告。

巴比特:您对中国社区有什么印象/看法?未来在中国有进一步的计划吗?

Gavin Wood:中国社区非常的兴奋和活跃,可能是世界上最兴奋活跃的社区。 来中国并和大家见面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特别是在开发者社区方面。 这里的每个人都充满了活力和激情。 我想这是我第三次来上海。 上海正在成为一个我真正喜欢呆在这里并四处乱逛的城市。 这里的食物很棒。我今年接下来的时间没有任何特定的出行计划,但我相信我会抽出时间再次来上海。